首页 文化资讯 电子资讯 心情说说 教育资讯 软件资讯 家电资讯 女性话题 五金资讯 养生资讯 农业信息 美食资讯 游戏资讯 更多
首页 » 文化资讯» 内容正文

云南淘宝实录:与珍稀古玩遭遇生出些传奇色彩

发布时间:2021-05-04 12:03:47

原标题:两下云南淘宝实录

云南“记月牌坊锭”

云南“记月牌坊锭”

“捐输·八年·匠兴隆永”圆锭

“捐输·八年·匠兴隆永”圆锭

贵州十两茶花锭

贵州十两茶花锭

十两碗形地丁锭

十两碗形地丁锭

彝人耳饰(一对)

彝人耳饰(一对)

与珍稀古玩遭遇,往往生出些传奇色彩,我有过许多这样的遭遇,自然也有许多大小传奇。

这一次的遭遇,发生在丹桂飘香的中秋十月。

老伴多日前便想去云南走走,2017年10月3日,我们同小儿子夫妻一同首赴丽江。游览丽江古城几日,而后转赴大理,下榻在东玉街的云兮客栈。他们对游山玩水分外在心,我则留意是否有古玩店可以撞上点小乐趣。

客栈的女主人是个年轻姑娘,叫王晴,重庆人,外国语学院毕业。她只身来大理创业,在东玉街开了个精致客栈。我历来敬佩年轻姑娘身处异乡独闯世界,她们要面对的困难,比男青年多得多。她很健谈,也热情,一当我问起附近是否有古玩店,稍作沉思,告诉我人民路有个古玩店,店主“留着很长的头发,留着很长的胡子”。

“听别人说起过这个人,”她很认真地介绍那人,说:“据说很有些学问,好象是北京哪个艺术院校毕业的,听说40多岁,但我没有见过他。”

于是儿子儿媳领着我,去寻找那个古玩店。人民路倒不难找,但来来回回的寻觅了两三次,好不容易发现夹杂在食品服饰店中极不起眼的那间古玩店时,己是下午4时又30分了。那店却是半掩着门扉的,灯光昏暗,隐隐约约看见灯光下端坐着个人。

儿媳眼尖,看见那人了,对我说:“爸,长胡子长头发,王晴说的一定就是他,终于找到了。”

我示意大家不要造次,既然人家半掩着门,一定是谢绝入室的,我便站在门口问:“先生,可以进来吗?”

那人没有表情,亦未瞧我们一眼,但嗓音很清亮地回答说“可以”,我们一家子便鱼贯而入。店子不大,约莫大几千件大小物件,摆着的,挂着的,错综复杂地构建成一个小小的历史王国,空气中飘忽着古风旧韵,还真是个道道地地的古玩店。那人果然两尺长发,一尺长须,清癯面容,约莫40多岁,端坐着丝纹不动,脸上毫无表情。我主动攀谈,说是云兮客栈老板知道他,介绍我们来看看。他这才露齿一笑,我就势讨问其姓氏。他说他叫安南,大家都叫他南哥,然后又说,他还没有开始营业,往日都如此,下午5时开门,白天是不营业的。说完埋头看他手上一件什么东西,不再说话。此时离5时只差一两分钟,南哥仍巍然不动,也不再搭理我们。我少小离家,也算是洞庭湖里的老麻雀了,仍然有些茫然,不知他是欢迎还是不欢迎,只得道声“对不起”,转身,又与家人鱼贯而出。但此后几日,时不时会记起南哥,觉得他有些怪异。

次日游览完几处名胜,我们又满街的寻找古玩店。发现几家,进去看看,老板竟然也同南哥一样,十分冷淡,与我在长沙古玩店的境遇截然不同。好在并未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,自然也不必惊动他们。正走着,老伴忽然叫住了我们,她指着一个店子叫我们看。店子在五六级石阶之上,店面截然左右两半分开,左边挂满服饰衣装,右边是曲尺形古旧玩物柜台。单就这种布局,便引起了我的兴趣。拾级而上,只见枱台靠门一头摆满了钱币,纸币,铜钱,我的眼光落在靠墙那一角的七八方银锭上。其中一方牌坊锭离我最近,略微看看便逗得我眼睛一亮,其上铭文“官公估冯陈看·陈元昌号·正月纹银”,是典型的云南“记月牌坊锭”。牌坊锭是云南特有的银锭形制,以形似石牌坊而得名,据说由嘉道年间的“三槽锭”演变而来。其中分别模压阳文1月至12月的所谓“记月牌坊锭”独树一帜,收藏家们视为奇货。台湾的载学文先生,数十年如一日研究云南牌坊锭,尤其对“记月牌坊锭”有浓厚兴趣。他认为,“记月牌坊锭”的出现,是票号与兼销银锭的商家之间,为了结算方便而特制的信记。载学文先生认为“牌坊锭”是中国货币史上的传奇,“记月牌坊锭”尤其有研究价值。我立即请店主取来细察,重量、颜色、包浆、岁月痕迹和蜂窝眼皆无疑问,于是断定其不假。正付款,忽然发现刚才放牌坊锭的空位的一旁有方圆锭,就近些柜台玻璃细看,上有阳文“捐输·八年·匠兴隆永”,这不是四川省特有而珍稀的十两捐输锭吗?存世量极其稀少,比“记月牌坊锭”更难得一见。我曾经仔细研究过古代捐输制度,2004年6月撰《职方如狗终是祸》,刊发于《收藏界》。那时日,捐输者多使用散碎银两,官家入库,尚需重铸成十两小锭或五十两大锭,因是捐输收入,特地铭文“捐输”二字。我收藏有捐输文献二三十件,唯独没有捐输银。20多个春秋,我一直在搜寻捐输银锭,亦结识有钱币银锭收藏家,也未曾一睹其真容。不意今天竟在大理偶遇,于是立即请店家停止付款,我要改购捐输锭。兴高采烈地回到客栈,立即招呼王晴欣赏宝物。王晴同我的家人一起围在身边,听我解读捐输银锭的来龙去脉,尤其当我说起它的珍稀程度,大家都兴趣盎然。

晚饭后与儿子儿媳和老伴聊天,话题自然牵连到放弃“记月牌坊锭”的事情,我引以为遗憾,心里空落落的,恨不能立即去将它买将回来。只是,出发赴云南时,为防我大手大脚花钱,我们是掐算着带钱的,问儿子尚剩多少钱,他一笑,要我尽管花。我也就无所顾忌了,于是,次日上午二访古玩店,买回了“记月牌坊锭”。这一晚,我睡得既踏实又甜美,次日用过早餐,我们折返丽江。儿子夫妻轮流驾车,稳稳当当,我靠在座位上小睡。倏忽间,眼前浮现起那间两次造访的半服装半古玩的小店。尽顾着高兴,并未认真看看其它银锭,尤其是靠墙一角有方大锭,隔离两米距离,仍感到古老香色扑面,依稀可见古铜色包浆,一定是300年以上五十两的稀有宝物,怎么就只顾着高兴,也不请店家取出来看看?只是,高速路车快,离大理渐行渐远,第二天上午便要返回长沙,来不及了。

车到丽江,有些疲乏,饭后便冲杯清茶,看看电视,权当解乏。儿子小两口出去转转,回来时喜形于色。小两口聪慧好学,原本便对古老物件有些兴趣,在我身边多年,耳濡目染,略略懂得些鉴别事项。他们说,小巷子里有个银饰店,竟然摆着三锭银锭,说着便取出手机让我看照片。果然,墙上挂的,柜子里摆的,全是老旧银饰。柜子里的一片银饰中间安安稳稳放着三锭圆锭,其中竟有个贵州十两茶花锭,有个十两碗形地丁锭!茶花锭是贵州特有银锭品种,清代传世的都十分稀少,收藏家视为珍宝。地丁锭则是标准官银中的课税银,亦为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东西。令儿媳分外高兴的,是她仅花100元买了一对彝人耳饰,老气重,情韵深,民族特色典型,是她的第一次淘宝实践。我取枚西红柿摆在一起拍个照,比耳朵大多了。我称赞她悟性好,敢买,而且买对了。她上网搜索,网上古玩店成交价竟是1600元。她理所当然地沾沾自喜,咯咯笑得都傻了,庆幸她小捡了一漏!我则对茶花锭和地丁锭兴趣浓烈,立即要去看看这个店,无奈时已近午夜,店已打烊。我们的机票是次日上午,当地店铺素有近10点方才开门营业的习惯,无缘一睹两方银锭真容了……

“宁远光绪十年”五十两银锭

“宁远光绪十年”五十两银锭

“民国年月长春益发银行”五十大翅银锭

“民国年月长春益发银行”五十大翅银锭

“官公估”和“公估”牌坊锭

“官公估”和“公估”牌坊锭

 乾隆年顺宁县衙税课五十两

乾隆年顺宁县衙税课五十两

 “咸丰十年”十两官银

“咸丰十年”十两官银

使用白银货币始自楚国的布币,后有汉代的的白金三品(马、龙、龟),唐宋时期出现银饼、银铤,元代通常用马蹄锭。称所有的银锭为元宝,始自元代,意即大元之宝,乃至元宝之称代代相传。但除二两以上的大锭、小锭和圆锭、方锭(含牌坊锭)之外,一两以下重量的散碎滴珠,相当于今日的硬币,当属零钱,是不可以称作元宝的。

古代银锭以两为计量单位,因此俗名又称其为银两。银两,明代中期开始成为主流货币。流传至今的古代银锭,康乾时期的早已是凤毛麟角,咸丰以前的都已十分罕见。市上多见光绪银锭,只要是真锭无疑,铭文清楚,仍受藏家器重。贵州的茶花锭、云南的牌坊锭,都有典型的地方特色,被视作银锭中的奇货,备受收藏家青睐。

2007年中国嘉德秋拍,一方“宁远光绪十年”五十两银锭,以10.08万元落槌。2012年嘉德春拍上一方“民国年月长春益发银行”五十大翅银锭,以41.4万元成交。近几年随着古玩市场的不景气,古代银锭价格虽然也一路下滑,三两年后,古玩市场的复苏是必然的,古代银锭的价格,必然会水涨船高。

随着收藏者日渐一日的增多,古代银锭的存世数量显然会越来越稀少,收藏或者投资队伍中,能把握住机会的先知先觉者,理所当然就是最大的赢家。

回到长沙,辗转反侧地想着这些,我竟然几天坐卧不安。几回在梦中又见“300年以上五十两稀有银锭”,茶花锭的身影亦时不时浮现在眼前,我决定再赴云南。那天清晨刚刚起床,我宣布要再赴云南,首先便吓了老伴一跳,接着便是儿子儿媳大吃一惊,以为我说闹着玩玩。毕竟年已是76岁的古稀之躯,儿子们担心我“马失前蹄”,不放心,商定要小儿媳陪同,即日便动身。前一次云南游,小儿子未告知他在丽江的好友吕芳军,吕芳军发微信责怪儿子也责怪我,我表示下次若有机会去云南,一定通知他。事隔数日,我当真要再赴云南。不料他岳父病重,已于一日前离开丽江了。但他交代他的好友苏平,负责我的一应事务。苏平果然尽心尽力,在丽江机场接机,按照我的行程,驾车送我先赴大理,径直奔“300年以上五十两银锭”而去。

老板见我第三次登门,热情有加,取出大锭让我细看。大锭果然不负所望,氧化宝光熠熠,气韵十分苍古。锭上铭文7组,是“乾隆年顺宁县衙税课伍拾两”等24个文字,表明其为官铸银锭无疑,沉沉甸甸,庄严而稳重,果然是300年前的宝物。真正到代的乾隆年间五十两大锭,今日已经十分稀罕,把在手上,犹如托举着一团凝固的苍茫古气,心中不由而然地生出几分敬畏。店家取出大锭,它伟岸身躯原先遮挡着的靠墙一侧,竟还有一枚十两小锭,同样古铜色宝光熠熠生辉,气韵亦显苍苍古迈,竟是“咸丰十年”官银。“咸丰十年”,正是太平天国起义运动接近尾声的年月,此时朝廷最大批量铸造方孔圆钱应付军饷、粮饷,多到动辄车载船运,银锭的身影渐渐稀少。再细细看时,大锭的阴影下,还有两个牌坊锭,是“官公估”和“公估”锭,大喜过望,一并买下。

时间悄悄地在流逝,时近4点,才赶去东玉街王晴的云兮客栈下榻。见我时隔数日再次出现在眼前,姑娘微微一惊。惊的是,我一古稀老人,两下一千公里外的云南,仅仅为了买方“乾隆大银锭”,眸子里闪现出钦敬的神色。听我娓娓道说银锭的历史,她心底里那份对华夏文明的尊崇被唤醒了,加了我的微信,立马去当当网购买了我的《打捞岁月·廖文伟古玩丛谈之二》,声言要好好学习。我探寻古玩文物的勤恳,热爱历史文化的痴迷,又感染了一颗热爱中华文明的中国心。

前次来丽江,南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热爱历史文化的人,如何会如此的冷漠?我有些不解,晚饭后已是晚上7时,在儿媳陪同下,我再访南哥。

小店终于开门,灯光明亮,显然是营业了。见我再次出现在面前,南哥略略有些惊诧。我说我来过,他说他记得,然后我浏览他的满满当当的陈列。印象是,虽无惊世骇俗之物,却100%是历史文化的遗存;尽管大部分是民俗文化的沉淀,但小小店铺,古韵萦回,撩人心绪。他不像上一次来时冷漠,我也直陈对他的小店的看法。于是我们的交谈渐入佳境,他说他开古玩店只为拓宽眼界,他要回归艺术的。他称我为“文化人加艺术人”,谈得很投缘,同我合影留念,临别时紧握我的双手,送到店外,说去湖南时,一定要去看看我。

我同苏平约定,次日午后来接我回丽江,王晴知道了,执意要请我同进午餐。其父掌勺,姑母作陪,热热闹闹。

午饭后,苏平驾车如约而至,先去大理古玩城,进进出出,终于发现一家店里有两锭牌坊锭。老板温文尔雅,金丝眼镜。他很惊讶,说,才从老挝买回来,懂它的人就来了。原来,云南牌坊锭产生于嘉道之后,紧邻云南的柬埔寨、老挝、泰国、越南边民都曾使用过。老板说,一个老挝朋友通报信息,说发现有人藏着这东西,恰恰要去老挝“收货”,当然便将两锭牌坊锭买了回来。我仔细审视了牌坊锭,包浆古旧,水波纹自然,蜂窝眼古朴,没有费多少口舌,两锭牌坊锭易主。

带着刚刚收获的牌坊锭,当日4时左右返回丽江。途中,苏平领我去一家农户看出土陶瓷。他说有四五十件,上海曾有收藏爱好者看过,认为是明代的青花瓷,只是档次不高,不值钱。农户很阔绰,巨形真皮沙发,巨形缅甸花梨茶台,半壁大屏幕彩电。夫妻俩亦如同他们的茶台,硕壮健康。搬出那瓷来,我立即愕然无语了。原来20年前,我从宝南街古玩集市买到一只青花水草游禽纹小碗,今天,巨形茶台上,竟然一下子摆上来40多只!不同的是,我的绘的是双禽,灰色青花釉,清新的简笔花卉,元青花;农户的绘的是单禽,白色釉,孩子涂鸦似的画法,明显为后来者仿制。记得当日这种元青花小碗出现了两只,捷足先登者买下其中一只点无伤痕的,我发现时,此人正付款,小挂一线的便进了我的独羊居。我希望买一二只农户家的回去比较,不料农户要价奇高,只好要了张照片,权当奇遇仿品的见证。别了农户,日已西斜,赶紧去寻了客栈住下,准备着要去寻那茶花锭和地丁银锭。

茶花锭为圆锤形,10瓣或12瓣花口,为明清传世稀有地方银锭中的一种。茶花锭的另一个特点,是大多锭面盘丝细密,亦有称其为盘丝圆锭的。地丁锭,是雍正皇帝赋税改革“摊丁入亩”的产物,是革除人头税的实物证据,代表着雍正皇帝的政绩,负荷有历史的厚重。次日,在苏平的引导下,找到了儿子夫妻无意间碰到的店铺,购回了茶花锭和地丁锭。

两赴云南,辗转数千公里,是可谓舟车劳顿了,但收获足可谓丰满,我了无倦意。

有道是无巧不成书,行装甫卸,在“五千年文化公司”任艺术总监时,曾尊称我为老师的陈志伟便来电话,说他发现两方清代银锭,想请我替他看看真伪。他来了,带来一锭清光绪年湖南某县10两“官铸马蹄银”、一锭“云南牌坊锭”,接到手上立感分量不足,旋即进书房取来电子秤。果然,“云南牌坊锭”尽管大小无异,却只有100克多一点,真者重量在160克以上;“官铸马蹄银”亦只有260余克,真者在370克上下。显而易见,皆为注铜或者镀银的假锭,后世唯利是图者所为。

陈志伟很是感慨,他说:“看来,收藏古代银锭,同收藏其他东西一样,一定要有知识,丝毫都马虎不得的。”

毋庸置疑,几百年前曾经出入豪门大户,曾经在富人手上迎来送往的金银宝锭,今天吸引着千万收藏爱好者的目光,成为古玩收藏的又一个新的亮点。但就如任何一个有历史文化价值的收藏品一样,如何读懂古代银锭的历史文化内涵,如何破译它的古老苍迈的密码,如何识别它是真身还是替身,同样需要平日一点一点积攒知识,才可以厚积而薄发。

陈志伟的感叹,应该是所有收藏爱好者的共同心声。我两赴云南的小小传奇,权当是这种感叹的一个诠释吧。


武汉男性联系名士1 https://wh.c21.com.cn/xiaoqu/1006580.html
莲莲信息网